推进绿色科技创新 确立健康的生态伦理观

文章来源:科技日报 李建军  |  发布时间:2020-06-10  |  【打印】 【關閉

  

  近代工業革命以來,人類通過科技創新創造了許多前所未有的發展奇迹,並以不可逆轉的方式影響自然過程,以至于有科學家認爲有必要采用“人類世”的概念以強調人類活動在地質學和生態學方面的影響。然而,科技創新在深刻地改變著全球産業鏈和價值鏈,並深度重塑人類的工作方式和生活模式,給人類帶來諸多福祉的同時也造成了氣候變化、生物多樣性銳減等諸多非預期的生態後果和社會災難。科技創新引發的非預期的生態環境風險和不確定性值得我們高度警惕。

  早在1962年,雷切爾·卡森就在《寂靜的春天》中對人類使用農藥等科技創新成果帶來的生態環境問題提出警示,要求我們審慎思考“控制自然”和人類中心主義的生態倫理觀,以負責任的方式將科技創新導向對人類有益的發展軌道,形成人類和自然關系的合理協調。新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範圍內的暴發,再次讓人類警醒,要求我們審慎考慮人類與自然的新關系,將健康的生態倫理觀確立爲我們未來發展的基本遵循。

  強調發展效率 

  同時仍需自覺踐行生態文明觀 

  自然絕不只是人類征服改造的對象,我們要通過科技創新改造和控制自然,讓科技創新成爲社會文明發展的建設性力量,就必須學會去理解自然規律,必須更加系統地預測我們對自然的幹預行爲可能會産生的較近或較遠的後果,切不可肆意破壞自然生態,打破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界限。近平書記曾指出,“自然是生命之母,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人類必須敬畏自然、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敬畏自然、尊重自然,不僅僅只是一種倫理主張和道德態度,而是直接關乎我們人類未來發展的生態智慧和行動指南。如果自然生態系統因爲各種不負責任的創新活動出現系統性風險和問題,我們就無法進行農業生産等與人類生死攸關的科技創新活動。在利用科技創新開發自然、利用自然的過程中,人類不能淩駕于自然之上,人類的行爲方式必須符合自然規律。

  生態環境是人類生存和發展的根基,也是關系民生的重大社會問題。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设的新时代,我们必须以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的生态伦理观作为推进科技创新、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基本价值原则,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可持续发展理念和“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的系统发展观,在強調發展效率和经济效益的同時自觉践行生态文明观,通过各种机制和策略防范科技创新可能造成的生态环境风险与不确定性,决不能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

  倡導綠色科技創新 

  保持科技創新和生態倫理之間的必要張力 

  科技创新是创造未来的变革型力量,是我们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的战略选项和根本引擎,也是践行生态伦理观的重要载体和物质手段。科技创新必须回应社会诉求,权衡利弊风险,恪守社会价值和道德伦理原则。同样,生态伦理观不仅对科技创新具有重要的规范作用,而且能够进一步推动生态文明进步,释放科技创新潜能,催生科技创新浪潮。我们必须审慎思考人与自然的生态联系和复杂关系,将“山水田湖草”视为生命共同体,在大力推进绿色科技创新,构筑国家现代化战略基础的同時,坚持节约优先、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的方针,形成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空间格局、产业结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还自然以宁静、和谐、美丽。

  历史经验表明,唯有将生态文明的道德原则和价值规范整合到科技创新过程之中,我们才可能真正打造绿色可持续的能源、交通和农业与食品科技创新体系,实现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这不仅是我们实现民族复兴大业的战略目标,而且也是我们对子孙后代和自然必须担当的道德义务和责任。我们必须保持科技創新和生態倫理之間的必要張力。

  首先,應在明確樹立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的生態倫理觀的基礎上,積極倡導負責任的科技創新,在科技創新議程中前瞻性地設置社會參與的機制和過程。

  其次,對有關人類未來、科技創新影響和生態環境風險等諸多重大問題進行包容性的探討和系統性的評估,進而使科技創新者和管理者能夠充分認識科技創新過程和自然生態系統的複雜性,自覺擔負起預警性思考和審慎地把控科技創新可能引發的非預期生態環境風險和不確定性的社會責任。

  最後,再通過科技創新建立高效的現代經濟體系和先進的生態文明範式,促進科技創新向善和社會經濟的可持續發展,讓科技創新真正惠澤人類,成爲我們建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的建設性力量,助力我們建設美麗中國、創造美好未來、實現民族複興大業。

  (作者系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