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彙報】位列世界第二的《分子植物》爲何如此珍視中國研究

文章來源:分子植物科學卓越創新中心  |  發布時間:2020-08-14  |  【打印】 【關閉

  

   

  《分子植物》的影響因子在2016年超越曾經的世界植物學領域期刊“老大哥”——美國植物學會會刊《植物細胞》,排名僅次于《自然—植物學》,位列世界第二,本土論文來稿比例也逐漸由原來的三分之一上升到一半以上

  創刊12年,影響因子突破12,連續四年超越本領域美國同行,位列世界第二。據國際權威機構科睿唯安發布的2019年度《期刊引證報告》,上海出品的《分子植物》與《細胞研究》《納微快報》一同闖入“影響因子破10”方陣,成爲九本影響因子破10的中國科技期刊之一。

  隨著國際影響力的不斷提升,《分子植物》在選稿上越來越注重來自中國的優秀成果,本土論文比重由原來的三分之一上升到一半以上。善待國內稿源、關注成果的“中國意義”,成爲編輯部一條不成文的准則。

  全球8000多個研究機構訂閱,每月下載量超5萬次

  2006年籌建,2008年創刊,《分子植物》在創刊之初就定下了“辦一本高質量、國際化學術期刊”的目標。

  當時,剛踏入21世紀,正經曆著生命科學與信息技術並行高速發展的劃時代變革。中國在植物學研究領域“高光”成果持續産出:隨著水稻、棉花等重要農作物基因組研究快速、深入推進,來自中國科學家的優秀論文頻頻亮相國際頂級學術期刊。

  “处于快速发展期的中国植物科学,论文数量逐步超越英美等国,近年已位列世界第一。”《分子植物》主编、中國科學院院士韩斌认为,中国优势领域研究成果的发表,需要更多与之相配的世界一流科技期刊。

  實行國際國內雙主編制、組建國際化編委、與牛津大學出版社合作出版,《分子植物》創刊5年後影響因子就突破5,在全球植物期刊界嶄露頭角。爲進一步拓展雜志影響力,2015年《分子植物》與細胞出版社達成合作,進入國際一流期刊出版和發行渠道。截至今年6月,《分子植物》已被全球8000多個研究機構訂閱,每月全文下載量超過5萬次。

  與此同時,編輯部團隊也經曆了一次大調整。通過全球招聘,六位科學編輯組成了專業編輯團隊。他們分別來自英國、丹麥、加拿大等國,幾乎全部具有海外留學工作經曆,其能力均可在國外一流期刊任職。曾在美國從事博士後研究的崔曉峰,于2012年起擔任《分子植物》常務副主編,具有國際視野、擁有全球人脈、國際認可度高,是這支專業編輯團隊的醒目標識。

  在這支專業編輯團隊帶領下和國際化編委會的支持下,2016年,《分子植物》的影響因子超越曾經的世界植物學領域期刊“老大哥”——美國植物學會會刊《植物細胞》,排名僅次于《自然—植物學》,位列世界第二。

  在亮眼的“成績單”面前,崔曉峰保持著一分清醒與冷靜:影響因子僅僅是衡量雜志影響力的指標之一,未來三到五年,團隊將專注于提升《分子植物》的軟實力,在本領域科學共同體中積攢口碑和認可度,進一步提升期刊的國際話語權。

  善待國內投稿、關注成果“中國意義”,影響因子不降反升

  在崔曉峰看來,期刊的國際影響力並不能簡單理解爲“高比例的國際來稿”。相反,《分子植物》越來越重視來自國內的優秀稿源。

  這一轉變,同樣離不開中國科研飛速發展的大背景。《分子植物》創刊之初,廣收本領域成果,通過國際編委的嚴格評審,以70%的高拒稿率優選論文發表,這是確保新刊質量高起點,提升影響力的關鍵。隨著影響因子的提升,編輯部收到的國內優秀成果逐漸增加。

  “這既有國內影響因子‘指揮棒’的導向因素,但更重要的是,體現出國內科學家對本土科技期刊的信任和期許。”崔曉峰說,在當下國際科技競爭格局下,國內學者愈發意識到本土期刊的重要性,願意將好論文率先投稿給《分子植物》。

  近年來,《分子植物》的國內來稿比例從原來的三分之一上升到一半以上,但期刊的影響因子不降反升,這說明國內優質稿源發揮著強勁支撐作用。而善待國內來稿,也成爲編輯部的一條不成文准則。“《分子植物》既是世界的,也是中國的。”崔曉峰說。

  过去两年,《分子植物》以封面论文的形式连续发表中國科學院院士、华南农业大学刘耀光教授的水稻研究成果。经过多年研究,刘耀光团队先后培育出两种水稻新品系——紫晶米、赤晶米,稻米中分别富含花青素、虾青素,对于改善我国营养缺乏地区人群的健康意义重大。然而,这样的研究成果在国外期刊编辑看来并不重要,论文在海外投稿屡屡“碰壁”。

  “中國是農業大國,糧食生産更是國計民生的基石。關乎國家重大需求的科研,理應是中國本土學術期刊的關注重點。”崔曉峰說,去年《分子植物》發表了不少國內水稻研究的優秀成果,“科學家將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我們要將這些中國研究呈現好,讓他們在世界學術舞台上閃閃發光”。

  爲分流日益增多的投稿,《分子植物》于去年創辦姊妹刊《植物通訊》,以期雙刊聯手持續拓展國際影響力,並爲中國科學家服務。

  與科學傳播同步的還有文化傳播。作爲一本立足上海、紮根中國的本土學術期刊,《分子植物》有意識地將中國文化元素融入雜志封面和插圖中,鵲橋相會、孫悟空、絲綢之路、茶馬古道等具有傳統文化底蘊的中國元素,先後登上《分子植物》的封面。這不僅是中國科研和文化自信的一種體現,也是在分享科技前沿成果的同時,在世界舞台上傳播中國文化、講述中國故事。(本报首席记者 许琦敏 )

  文章鏈接:http://dzb.whb.cn/2020-08-14/2/detail-695423.html